阅读新闻

候鸟的绝招:白天高飞晚上低掠

[日期:2022-01-14]

  别被大沙锥的矮胖“糊弄”了。这种矮壮的沼泽鸟,翼展虽然只有20英寸,却是快速飞行的“马拉松选手”——它们可以在短短3天内从瑞典迁徙到中非,甚至不需要停下来吃、喝或睡觉。现在,研究人员发现,大沙锥在迁徙时会在黎明时上升近2500米,然后在黄昏时下降。它们这样做也许是为了避免白天太阳辐射引起的体温过热,而飞到更高、更冷的天空。6月30日,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当代生物学》上。

  这些鸟在高海拔空间停留的时间也比之前认为的要长得多:在迁徙过程中,一只鸟在近8700米(几乎和珠穆朗玛峰一样高)的高空连续飞行了5个小时,这可能是有记录以来迁徙鸟类飞行的最高海拔。

  “任何动物行为研究者都会发现个体之间存在巨大差异,但是这些鸟几乎在做同样的事情。”瑞典隆德大学生物多样性教授、该研究第一作者Ake Lindstrom说,“在大沙锥的迁徙模式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非常强的昼夜循环——白天高,晚上低。它们似乎找到了真正适合自己的飞行模式。”

  在这项研究中,Lindstrom团队在14只大沙锥的腿上安装了只占其总体重1%的微型数据记录器。记录器记录了它们飞行期间每小时的活动、气压和温度。

  研究人员在所有3种季节性迁徙中都发现了一种独特的模式。在中高海拔空间待了一晚后,这些鸟在拂晓时上升到非常高的高度,白天则停留在这些高度,然后在下午晚些时候或傍晚再次下降到与前一晚相似的高度。夜间,大沙锥通常在海拔1600~2100米飞行,白天飞行高度为3900~4500米。

  科学家认为,这种每日海拔变化最可能的原因是太阳的温度。大沙锥在飞行时,每秒钟扇动翅膀7次,这会产生大量的体热。在气温较低的夜晚,这不是问题。但在白天,阳光很可能会使它们的体温升高许多。“当太阳升起时,还需要考虑太阳辐射。想象一下你坐在阴凉处和坐在太阳下的温度差异。”Lindstrom解释道。

  因此,白天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天空飞行,那里的空气温度要低13摄氏度,可能有助于大沙锥防止体温过热。但它们的上升幅度也超出了研究人员的预期。大沙锥多次到达6000米以上的高度,其中一只鸟在近8700米的高度飞行——只比珠穆朗玛峰低150米左右。尽管8000米以上的环境对人类来说是残酷的,但大沙锥似乎已经适应了。(晋楠)

  “生物育种知多少”系列直播④“农业黑科技”来了!生物育种“魔法”如何实现?

  1月10日,北京移动“鸟巢”保障团队对场馆网络质量进行的拉网式测试显示,“鸟巢”内已实现4/5网络无缝覆盖,指标正常,备份充足,可完全满足冬奥会开闭幕式期间各方通信需求。

  近日,西湖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郭天南实验室与合作团队在《细胞》子刊《细胞报告》发表最新研究成果:联合团队从尿液中筛选出20个蛋白质标志物并建立模型,成功实现了对轻、重型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分类预测,同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新冠肺炎患者存在潜在肾损伤的证据。

  近日,工信部、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10部门联合发布医疗装备领域首个国家层面的产业发展规划——《“十四五”医疗装备产业发展规划》。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秘书长李志勇坦言,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暴发暴露了我国医疗装备产业应急保障准备不足、行业应急保障机制缺乏等问题。

  在科特派制度推行了20年之后,如何改革创新以适应新时代需求成为当务之急。而科技大省山东一直在探索,科特派共同体便是山东给出的答案之一。

  我国有3.2万公里海岸线,有广阔的海洋国土。海洋的持续升温对中国有什么影响?我们该如何应对?记者专访了报告的主要完成人、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成里京。

  开展人类表型组研究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发现基因—表型—环境之间以及宏观—微观表型之间的关联尤其是强关联及其背后的机制。首张“人类表型组导航图”发现了150余万个强关联,也带来了海量的“问号”,有待科学家去进一步破解。

  记者1月10日从中国农业科学院获悉,由该院主持编写的“畜禽基因组选择育种技术规程”和“畜禽分子标记辅助育种技术规程”两项国家标准,已开始实施。

  消费者去超市里购买酸奶或饮料时,经常会在配料表里看到保加利亚乳杆菌、嗜热链球菌等字样。近年来,与益生菌相关的产品正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日常生活中,如养乐多、益生菌补充剂、益生菌糖果、益生菌坚果、益生菌牙膏、益生菌护肤品等。

  1月5日,记者从江阴髙新区获悉,世界首创用100吨电炉冶炼工艺生产的高强高韧低密度钢板,日前在中信泰富特钢集团江阴兴澄特种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澄特钢)制备成功。

  位于太湖西山岛上的苏州市吴中区金庭镇缥缈村,是扬州大学与当地农业龙头企业苏州太美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合作共建的产学研推先进农业装备技术应用示范基地。

  为助力乡村振兴,促进脱贫地区可持续发展,当地党委政府携手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在这里特别新设立了火车站——大临铁路小湾东站,并于2021年11月6日正式开通运营。每天从昆明、丽江、临沧方向始发的4趟动车在这里停靠,30多万各族群众的生产、生活从此将大不同。

  记者11日从中国科学院云南天文台获悉,该台选址与日冕观测研究团组首次从观测角度,对太阳活动周交替时期活动区的螺度和倾角做了详细统计研究,发现多数样本活动区遵守螺度符号半球规则,螺度和倾角之间没有显著统计关系。相关成果发表在国际期刊《皇家天文学会月报》上。

  在日前召开的2022年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同济大学校长陈杰一番题为《深耕高水平国际人才合作交流,引育并举推进高质量科技创新》的交流发言,深受关注。

  长江浩荡万里,黄河九曲连环,淮河水阔浪涌……大江大河连山襟海,滋养美丽中国。

  随着所有地级市城区、超过97%的县城城区和40%的乡镇镇区实现5G网络覆盖,我国5G应用正在各地各行业落地生根。据工信部统计,目前全国5G应用创新案例已超过1万个,覆盖22个国民经济重要行业。

  1月的拉萨河两岸寒意正浓。在位于拉萨河西岸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西藏天虹科技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施工工地上机器轰鸣、车辆穿梭,一派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再过几日,面向西藏中小企业提供生物工程技术、藏中药加工技术的公共服务平台——“天虹科技”即将挂牌并正式对外开展技术服务。

  11日,青海省科技厅、青海大学共同举办青藏高原种质资源研究与利用实验室揭牌仪式。实验室以破解种业“卡脖子”问题为关键,着力围绕高原作物种质资源收集评价与创新、种质资源优异基因挖掘和高原作物新品种选育与应用开展研究。青海省科技厅党组书记、厅长莫重明与青海大学党委书记俞红贤共同为实验室揭牌。

  1月11日,记者从华中农业大学获悉,该校生命科学技术学院、农业微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王革娇教授领衔的环境微生物课题组,日前在知名国际学术期刊发表一项关于假单胞菌菌剂对重金属镉污染钝化的最新研究成果,阐明了假单胞菌菌剂通过新型镉结合蛋白去除镉的分子机制及菌剂对促进植物和土壤健康与降低镉含量的积极作用。

  8K超高清是这次“科技冬奥”的最大技术亮点。伴随北京冬奥会脚步的临近,超高清视频产业顶尖技术和最新成果陆续亮相。

  1月11日,海信在北京发布中国首颗全自研8K AI画质芯片,这是我国超高清视频产业8K关键技术产品研发和产业化取得的又一项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