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安阳“狗咬人”当事人撤职能否威慑武汉那些嚣张狗主人

[日期:2021-11-28]

  11月23日,武汉警方宣布,以寻衅滋事案受理“拿命控诉遛狗不拴绳”的卢女士身亡一事。11月24日,安阳发布处理通告,被调侃为“安阳王”、“狗咬人”一事中狗主王新刚受到撤职处分,调离执法岗位,城管、公安、街道等多名相关人员受到诫勉谈话、记大过等纪律处分,并承诺复核王新刚老婆李小迎涉嫌诈骗百万元的旧案。

  武汉“拿命控诉遛狗不拴绳”一事中,36岁的卢女士据称多次受到同小区未系狗绳的恶犬追咬,她多次在业主群里抗议后,成为小区中老年狗主的“眼中钉”,被后者围堵在小区言语辱骂、打耳光、用棍子打。矛盾不断升级后,卢女士要求物业介入处理未遂,于19日从32楼跳下身亡。

  安阳狗咬人一事发生在今年9月,狗主王新刚李小迎夫妇在小区遛狗时,纵容两只大型贵宾犬咬伤耿女士母亲,有视频监控为证,也有河南省台《小莉帮忙》追踪9期节目维权,但两个月过后王新刚让维权方无寸进。主持人小莉因帮不到受害者,对着镜头痛哭后,舆论发酵迫使安阳纪委介入,才有了处分通报。

  这两起狗事的共同点是受害者在精神和身体上付出惨烈代价,而那些作为肇事者、加害者的狗主在纠纷处理上占上风,在制造了琐碎的罪恶后近乎全身而退。如果不是卢女士以死抗争,如果不是小莉痛哭上了热搜,两件狗事可能会像类似纷争一样默默无闻,狗照遛,狗绳照样不系,狗主照样嚣张。

  因为遛狗影响小区秩序,引发业主间矛盾,甚或导致人命的事件已经不是一起两起,这类案件已经成为城市生活的重大烦恼之一。这类矛盾的背后显示,狗权或动物福利权与人权的张力相当紧绷,可悲的是,因为物业、居委没有执法权等种种掣肘因素,狗主抱团结成凶猛同盟,叠加公安、城管等行政不作为,狗主在与反对者对峙中往往是强势一方,如果再像王新刚那样以小官吏策动关系网自保,后者更加弱势。

  在狗主甚至一般人的看法中,会将卢女士的死归结为她的精神问题,这样正是警方一开始对卢女士家属报案略迟疑的原因所在;或者,像王新刚对着媒体大言不惭的那样,将纠纷归结为受害者斤斤计较。狗主不仅在纵容狗类上有实际行动,更不遗余力地污名化反养狗人士,狗事背后必然有懒政和阴暗的人性。

  不论是武汉卢女士,还是安阳耿女士一家,都在维权中遭受猛烈、持续的羞辱,身心俱疲之下,卢女士付出了生命代价,安阳一事更因牵出案中案导致一地鸡毛的局面。也许有人会质疑,为狗事矛盾付出生命或较真值得吗?抛开这类看似聪明的质疑,也许该问一问:足以夺命、不断制造仇恨的狗事纠纷为何不能事先化解?

  在武汉卢女士的遭遇中可以看到,在负有职责解决她被小区狗主骚扰与殴打一事上,物业有心无力,居委街道无力无心,而城管有责无意,派出所有力无为。如果此前媒体报道的事实成立,那狗主很可能也是认清了这样的有力现实,才倚老卖老、抱团起来报复卢女士,以动物权为名将羞辱凌驾于卢女士的人权之上。

  跳脱个案来看,只要城管、警方不改变处置狗事的消极立场,不提高介入的力度与优先等级,不提升处置矛盾的效率,那悲剧还有可能持续发生。

  卢女士遭受狗主的围殴与霸凌,只是反映了负有职责的各个部门习惯性懒政的事例。从安阳王新刚抗拒街道、警方两个多月的经历可见,一旦狗主动用关系拉来公权暗中支持,所有对维权者不利的力量,很快就会变成维权者的阻力,堂而皇之地为恶犬与恶人撑腰,令维权失效,打击维权者的信心。

  城市养狗的主管部门是城管,邻里纠纷的负责单位是辖区派出所,什么样的狗可以养,养狗有什么条件,各地都有规章制度。但从现实看,城管对犬类管理的积极性似乎赶不上他们对整顿户外广告牌、统一商户门脸的热情。

  主管部门的懈怠、消极最后化成处置狗事纠纷时的不作为、慢作为,根本无法遏制凶悍、进攻型的狗主,到最后只能是像卢女士、耿女士一家、主持人小莉这样的人忍气吞声,承受严重的心理压力,蒙受严重损失。

  现如今,经过与强势狗主的对垒,安阳狗主王新刚也只是被撤职了事,哪怕造成那么大的恶劣影响,矮化外界对安阳公务员队伍的风评,可他的铁饭碗仍牢不可破。即使武汉警方以寻衅滋事案受理卢女士家属的报警,被告想必还会继续拿卢女士的精神状况作文章。

  安阳在处理完王新刚和一干基层公务人员后,召开全市干部大会重申权为民所用的宗旨,这与“处理过轻”的外界评价形成对比。考虑到南北狗事纠纷内在的同一性,安阳官方的宏旨若要真正落实到位,仍离不开对城管、警方响应处置模式的反思与改进。正是在这层考虑下,外界期待武汉司法机关真正惩治作恶狗主,理出狗事关乎人命背后的行政短板,这始终不是什么狗命贵的问题,而是恶人钻空子后、人害人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